<kbd id='myQ'></kbd><address id='6KookbDyw1'><style id='u2Hlru1fsGrubw'></style></address><button id='ieTRdjOVZK3'></button>

          欧冠杯英文

          来源:河南佰欧  作者:原文链接   发表时间:2018-05-07 20:18:49
          (原标题:摆62桌花9.1万元,深圳这位“村长”摆婚宴不违规!)

          结婚

          喜庆

          是件不可多得的幸福事,这一天新人们往往会收获众人祝福,BUT有人说论婚礼,排场最重要

          欢欢喜喜结次婚,谁不想热热闹闹操办一场?

          先别急着点头称赞,深圳就有一对新人,因为操持自家婚礼受到了批评,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两个月前(3月2日),南都接到报料称深圳市大鹏新区大鹏办事处王母社区王母围“村长”上任不久,将大摆婚宴几十桌,婚礼时间定在3月3日。

          重点是该“村长”的父亲,也是“村里”的干部!?说到这儿你可能有些纳闷了干部结婚讲究排场有何不可?

          来来来 

          赶紧补齐知识点 

          知多D

          深圳哪些党员干部操办婚丧喜庆事宜需要报备?

          2017年12月1日起,深圳市纪委组织开发的领导干部操办婚丧喜庆事宜监督管理系统正式开始办理领导干部操办婚丧喜庆事宜的审批和备案。

          深圳纳入婚丧喜庆事宜审批和备案人员范围包括:市委各部委办、市人大机关、市政府各部门、市政协机关、市中级人民法院、市检察院、市各人民团体、市属事业单位副处级(或相当于副处级)及以上党员领导干部;各区(新区)副科级(或相当于副科级)及以上党员领导干部;市属、区属国有企业中层及以上党员领导人员;社区“两委”负责人和股份合作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非中共党员领导干部参照执行。

          “村长”结婚遭举报

          婚礼前一天,一名自称是深圳市大鹏新区大鹏办事处王母社区王母围居民小组居民的男子向南都报料称,该村“村长”上任不久,3月3日结婚,大摆婚宴几十桌。该报料人还表示,“村长”的父亲也是“村里”的干部。

          3月3日晚上6点30分,王母围综合楼旁的篮球场上,一场本地居民的婚礼准时举行。宾客们早在半个小时前就几乎将现场所设席位坐满。

          偌大一个篮球场,加上旁边的空地,一共摆了62桌酒席,每桌设有8个位子。

          在篮球场上摆喜宴,近几年在当地并不多见

          有当地居民称,现在一般都去酒楼摆宴,很少人有在村里自己操办。

          除了主舞台和酒席,为了防止天气有变,现场还搭起雨棚。当地居民介绍,棚子是在婚礼前两天着手搭建的。

          对于这块场地的使用,南都记者了解到,王母社区并没有相关的具体规定。

          大鹏办事处纪检部门在之后的调查中也询问过当地居民,得到的回复是这块地为集体用地,当地“村民”向“村里”申请同意都可以使用。

          婚宴有酒但不主动上

          婚宴的场地并不难找。3月3日,南都记者一到王母围综合楼附近,就看到了早已经搭好的棚子。场地并不封闭,挨着综合楼,有两个较大的出入口,其中一个出入口摆放好了迎客的台子以及婚礼的展板。

          在综合楼边的信息公开栏,南都记者看到了王母社区第八届居民选举委员会选举公告。公告内容显示,今年1月18日至1月19日,经选户代表会议推选,王母社区共产生第八届居民小组成员26名。

          从公告中可以看到,王母围居民小组新当选的组长为李某,副组长为林某,小组成员则为卿某。该公告的落款日期为2018年1月19日。

          从婚宴现场的物料可以得知,该场喜宴新郎的名字也叫李某,与今年1月新当选的居民小组组长姓名一致。当地居民也证实,结婚的正是上任不久的“村长”。

          3月3日下午,婚礼现场的桌子已经布置好,每张桌子已经按人数摆好了可乐、雪碧、椰汁等饮料,桌上有烟但并没有酒,另外还有水果、花生、糖等常见物品。舞台也早已布置好了。舞台后面就是厨房,有十几人在忙碌。

          婚礼在当天晚上6时30分准时开始。南都记者发现,在婚礼主舞台的右边,有一个分酒台,婚礼仪式开始后,两名“服务人员”也越发忙碌。酒的数量不多,她们分别将红酒和洋酒按一定比例勾兑了七喜,并分装在分酒器中。

          在并不复杂的婚礼仪式后,菜正式上桌,总共有有鱼、鲍鱼、虾、烧腩肉、烧鸭、粉条、油豆腐、肉皮等15个菜。上菜的都是在厨房帮忙的人,酒则由先前分酒的人端上桌。并不是每一桌都有酒,两名“服务人员”挨桌问,有需要的才将勾兑好的酒端上桌。

          南都记者现场询问了部分参加喜宴的人员,他们中多为当地居民以及新郎新娘双方的亲友。

          初步通报:不在备案人员范围内

          公开资料显示,王母社区处于大鹏半岛的中心地带,下辖9个居民小组,王母围便是其中一个。

          那么,身为居民小组组长的李某,办62桌婚宴是否违规?

          李某父亲是否真如报料人所称“也在‘村里’当干部”?为此,南都于3月5日联系了大鹏新区大鹏办事处纪工委,并在3月6日得到了相应回复。

          在3月6日的回应中,大鹏办事处纪工委称,经初步调查得知,王母围居民小组长李某确系于3月3日在王母围篮球场操办婚宴,参加婚宴人员为李某及妻子双方亲朋好友等。

          大鹏办事处纪工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李某现为王母围居民小组长,其父亲为社区党组织领导班子成员。

          按照深圳市关于党员领导干部操办婚丧喜庆事宜相关管理规定,目前社区一级,需要提前申报的人员包括社区“两委”主要负责人、工作站站长和股份合作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李某及其父亲不属于婚丧喜庆事宜审批和备案人员范围。

          虽然李某及其父亲均不在婚丧喜庆事宜审批和备案人员范围内,但大鹏办事处纪工委表示还在对该事件进行深入调查,核查李某是否存在其他违规违纪行为。一旦发现相关违规违纪行为,将依法依规予以严肃处理,最终处置结果也将及时通报。

          调查结果:酒席价格属一般水平 

          5月4日,大鹏办事处向南都通报了关于李某举办婚宴的最新调查处置结果。结果显示――

          此次婚宴的宾客总数约为450人,婚宴原预订50桌(每桌10人),后因桌子太小安排不下10人,故改为每桌8人,设宴62桌。整个婚宴总费用约为91000元,其中酒席费用58500元(1170元/桌,按照50桌结算),搭帐篷等费用11944元,聘请婚庆公司等费用约1600元,自购烟、酒、饮料等约5000元。未发现有李某及其父亲管辖范围服务对象、企业人员参加婚宴。

          大鹏办事处表示,按照《大鹏新区党风廉政建设领导小组关于启用领导干部操办婚丧喜庆事宜监督管理系统的通知》(深鹏党2017)3号)规定,目前社区一级操办婚丧喜庆事宜需要提前申报的人员包括:

          社区“两委”主要负责人、工作站站长和股份合作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虽然李某及其父亲两人均不属于婚丧喜庆事宜审批和备案人员范围,每桌酒席的价格标准在当地婚宴中属于一般水平,但是鉴于婚宴酒席桌数较多、邀请人员较多,造成了一定社会影响。

          大鹏办事处还在通报中称――

          同时,该行为也有违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提出的“要坚持勤俭办一切事业,坚决反对讲排场比阔气,坚决抵制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重要讲话精神和中华民族勤俭节约传统美德。

          目前,大鹏办事处纪工委已对李某及其父亲两人进行了批评教育及谈话提醒,并作为警示教育案例。

          据悉,该件事发生以后,王母社区党委针对未纳入婚丧喜庆事宜审批和备案人员范围的普通党员和居民小组负责人,已于4月11日率先试行了《加强对党员干部操办婚丧喜庆事宜监督管理的暂行规定》。

          编辑: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bwzx.shanwo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