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fo2OuGV'></kbd><address id='6k2cv0xuM'><style id='jtLaIzwpkc'></style></address><button id='b7c64v'></button>

          刘伯温神机妙算六合彩

          来源:河南佰欧  作者:原文链接   发表时间:2018-05-07 20:18:51
          (原标题:北纬31°④|救出十余人的“映秀好人”杨云青:活好当下)

          汶川,北川,绵竹,都江堰......

          穿越北纬31°的这些城镇与村庄,2008年5月12日,承受了最为沉重的关注与哀伤。

          十年生死两茫茫。2018年3月下旬起,澎湃新闻沿着北纬31°那些触动心弦的地名行走,寻访一个个家庭的故事。

          逝者已矣,来者可追。度尽劫波再回望,为不负逝者,更为不负生者。

          4月的汶川映秀镇,午后的太阳晒在身上感觉很暖和。68岁的杨云青泡上了一杯清茶,坐在家门口椅子上跟村民聊天。

          他身后是他家开的“震中饭店”。饭店四周挂满了汶川地震时杨云青抢险救援、记者采访他的照片以及他和部队官兵、央视主持人的合影,但这些似乎没能为饭店带来更多的生意,因生意冷清,饭桌和椅子都已收起。

          “没有雇人了,我们自己开,没有生意,雇人工资都开不起。”杨云青说,当天他儿子去都江堰,饭店也就没有开张。

          曾经的映秀小学如今只剩下一根旗杆,地震发生后杨云青主要在此救援。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由澎湃新闻记者王万春摄

          杨云青是映秀镇中滩堡村人,地震时是小河边组组长。地震中,他们家10余口人遇难,包括他的妻子;他会开吊车,在废墟上连续奋战九天九夜救出10余个人,包括映秀小学最后一个救出的小女孩尚婷和在废墟中被埋近125小时后创造生命奇迹的蒋雨航。

          “夫妻七十老来伴。”震后,杨云青再婚,他会跟现在的老伴儿一起到公墓去给遇难的妻子烧纸、上香。他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蒋雨航也会在逢年过节发信息问候他。他一边说,一边翻出了发给他的祝福、问候短信给澎湃新闻记者看,短信中蒋雨航称呼他为“干爹”,“蒋雨航现在在上海当兵,考了军校后已经提干。”

          公墓里雕刻着妻子袁秀芳的名字,杨云青说,她被埋在距此10米处。杨宝璐图

          地震一家10余口遇难

          一天没有生意,但杨云青并不着急。

          经历了地震,他觉得人只要不干亏心事,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安安稳稳地活着比什么都好,“地震让我从富人变成了穷人,现在来看,钱啊这些都是身外之物,活好当下最重要。”

          从1986年就开始开吊车的杨云青,一直从事着与工程相关的工作,采砂、修路、开吊机。他说,地震前,他拥有两个沙场、两台吊机、两套房子、一个农家乐、一个小卖部,“这些都是我的固定资产,为了让儿女们过得好,我拼命挣钱攒下来的。”

          他家中排行老三,有一儿两女。如果算上哥哥、姐姐和弟弟一大家子近40人。汶川地震前夜(5月11日),杨云青做东请客,一大家子36口人在他家吃饭,“4月14日我买了辆轿车,他们恭喜后我说做顿饭大家聚餐。”

          地震当天,中午过后杨云青去镇上的保险公司办事情。路上,他遇到了自己的妻子袁秀芳,但两人并没有说话闲聊,他们不知道这是夫妻见的最后一面。

          刚走进保险公司准备办理时一阵摇晃,他夺门而出,站不稳摔倒在地,趴在地上的他看到了一副末日场景,“后来我看电影《2012》,当时的场景跟电影中的一模一样。”

          好在保险公司六层的办公楼刚建一年,楼体垮塌到二楼后再没有崩塌,杨云青躲过一劫。他站起来往街上宽敞的地方跑,但左侧一排3层的房子,右侧一排6层的,“不敢乱跑,就一直看着楼顶,灰尘大,睁不开眼睛。”

          当天,他儿子跟大女儿去都江堰为新买的轿车装低音炮音响。返回时,在彩虹桥遇到了一起交通事故,堵车耽误了1个多小时。地震发生时,重新上路的轿车乱跑,儿子以为爆胎了,但前面的车子被滚石砸遍了,车子撞在路边停靠后,滚落的石块砸遍了引擎盖。傍晚时分,被困在路上的儿子和大女儿,通过收音机才得知汶川地震了,“如果不是那个交通事故堵一会儿,他们车子要滚到岷江里,百花大桥都塌成那样了。”

          清明节前夕,陆陆续续前来渔子溪半山腰公墓祭拜的人们点起灯祈福。

          5月13日,徒步回到映秀的儿子,也参与到了救援当中。当天,儿子在映秀派出所坝子上救援,帮忙给派出所寻找枪支时发现了被压在废墟中的母亲。

          长约2米、宽约80公分、厚约40公分,足有一吨重的水泥板压住了袁秀芳。“那天街上碰到,我俩没说话,如果说了话稍微站一会儿,可能会躲过一劫,”杨云青感叹。

          与此同时,遇难的还有杨云青大哥的妻子、两个儿媳、三个孙子;姐姐的两个孙子;弟弟的一个孙子。一大家子共10人失去性命,他说:“不包括亲家母这些亲戚,亲戚也有遇难的。”

          救援创造生命奇迹

          5月13日,杨云青跟弟弟跑去映秀电厂借吊车,他们跪在了电厂负责人的面前,对方扶起他们并答应。

          杨云青父子二人都会开吊车。路抢通之后,5月14日9时许,杨氏父子开吊机开始抢险救援,直至24日凌晨3时许,他们在映秀小学和幼儿园、漩口中学及派出所轮番开吊机救援。杨云青的大哥帮他们四处找油,“后来直接到部队油库里去接油。”一家人联动,投入到救灾当中。

          漩口中学遗址。

          14日一早,一名到映秀小学的家长发现了在废墟中的学生张春梅。杨云青得知消息后,迅速加入了消防官兵的救援行动中,杨云青主要操作吊机,他吊起坍塌的水泥板。张春梅当时被压在梁底下,腿部无法动弹,但可以开口说话。杨云青让侄子撬开钢筋,自己操作吊机,吊起了坍塌的梁柱,消防官兵救出了张春梅。

          5月15日,杨云青到渔子溪半山腰的遇难者公墓,看到妻子袁秀芳的尸袋,脚朝下、头朝上,他把她摆正后磕了3个头,继续投入救援行动中。

          清明节当天,杨云青带着孙儿们到渔子溪半山腰的公墓悼念袁秀芳。

          当天夜里,在映秀小学救援的杨云青与上海的消防官兵一起烤火,听到废墟里有喊声。但夜色太沉,无法及时救援,直至16日一早,杨云青开着吊机,跟上海消防官兵、山东消防官兵一起展开救援,最终从废墟中救出映秀小学四年级学生尚婷,“她是映秀小学最后1个幸存者,在废墟里被埋105个小时,视神经受伤。”

          5月17日16时许,上海消防局的领导喊他操作吊机,“你儿子技术没你好,还是需要你亲自上。”在都汶高速公司的宿舍楼废墟旁,有女人守在旁边哭泣,杨云青上前安慰:“你不要着急,不要担心,我们全力以赴救人。”当天,在上海消防官兵及杨云青的救援下,他们用菜刀砍断了钢丝床棉线、吊起了水泥板,于当天17时12分,救出了废墟中被困125个小时、创造生命奇迹的贵州凯里男孩蒋雨航,“抬出来先蒙住了眼睛,那么长时间没见光,怕刺激受不了”。当时,守在一旁哭泣的女子就是蒋雨航的母亲龙金玉。

          “映秀小学挖出200多具遗体,学前班就有54个遇难,还有20人是教师。”时隔十年,杨云青对这些数字仍记忆犹新。

          “我们父子在废墟上救了9天9夜,自己家里10余人遇难,我们也救了10余人。”杨云青说,2008年6月29日,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在映秀考察抗争救灾工作时握着杨云青的手说,“谢谢老杨,我代表党中央、全国人民感谢你,你是我们的骄傲。”

          杨云青的这些事迹,通过媒体、电视画面,也被远在马尔康的女子刘明玉看在眼里。

          汶川县映秀镇渔子溪半山腰的地震纪念馆内,向游客呈现的当时各大媒体的报道。

          再婚后幸福美满

          2008年11月份,杨云青跟弟弟一起喝茶时,他弟弟说:“我们给二哥找个老伴。”

          弟弟告诉他,有个马尔康的女子,经人介绍留了电话,提议杨云青去见见。弟弟所说的女子,就是刘明玉。

          当年11月20日,杨云青到都江堰修吊机。得知刘明玉在都江堰后,他试图打电话联系约着吃饭,但一连打了几十个电话,对方一直无法接通。

          “我以为她不愿意,就准备放弃回映秀了。”杨云青说,临走时,刘明玉回电话了,原来是手机没电关机,双方见面,除了他们二人,还有杨云青的亲属、刘明玉的姐姐和姐夫,亲戚们都觉得他们两人合适。

          刘明玉则觉得,她知道杨云青的事迹后,认为这样的人可以作为一个依靠。她原本在马尔康政府机关上班。2008年年底退休后,她和杨云青结婚。这在映秀传为一段佳话。

          “她一个月退休工资4000多元,我一个月领养老保险1000多元,她也不嫌弃我,还担心我够不够花。”杨云青说,此前他把精力都花在挣钱、存钱上了,结果灾难之后他才发现,那些都是虚的,“钱财是身外之物。”

          在抗震救灾捐款活动中,杨云青从袁秀芳遇难的5000元抚恤金里拿出1000元捐了出去。

          但最值得杨云青念叨的是,当初他救出的蒋雨航还认他为义父,逢年过节会发消息问候他;还有尚婷、张春梅,这些名字现在他耳熟能详,经常被人们提起。

          杨云青说,蒋雨航被救出后在医院救治时,他的母亲龙金玉说:“杨伯伯就是你的父亲,你就是他的儿子。”蒋雨航告诉澎湃新闻,是杨云青给了他第二次生命,“当然要认成干爹。”

          漩口中学遗址,现今向游人开放。

          2008年12月,蒋雨航在贵州凯里应征入伍,他的愿望是从军像当初救他的人一样,去拯救别人;2012年,他考上了昆明消防指挥学校。10年过去了,蒋雨航现在已经是上海消防部队的副连级干部,经常带队出现在一些灾难现场。

          汶川地震时读小学四年级的尚婷,目前在成都温江读大学,是健康服务与管理专业大一学生。尚婷告诉澎湃新闻,震后10年间,她去了上海五六次,除了世博会期间由学校组织外,其余都是去上海接受治疗,目前已恢复得很好。

          张春梅高位截肢后,成了一名残疾运动员,“现在是游泳冠军”,杨云青说。

          10年过去了,当初遇难的杨家人,或再婚、或再生育,都重组家庭重生。杨云青现在有糖尿病、高血压,妻子刘明玉把他照顾得很好。

          每年袁秀芳的生日、清明、七月半、大年初三时,刘明玉就跟杨云青一道带着子孙们去公墓祭拜袁秀芳。“你安心地去吧,我现在替你照顾二哥。”刘明玉在袁秀芳坟前的这句话,让杨云青铭刻于心。

          编辑: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bwzx.shanwo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