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被埋124小时生还者:过俩生日获救那天是重生--降尘噴雾机厂家_佰欧科技

      <kbd id='cueEkj'></kbd><address id='2kOLfQG3'><style id='elyD6sFX1hW'></style></address><button id='lzRZvlZF2tb'></button>

          地震被埋124小时生还者:过俩生日获救那天是重生

          来源:河南佰欧  作者:原文链接   发表时间:2018-04-19 20:46:11
          (原标题:被埋124小时生还,卞刚芬:每年过两次生日,获救那天重生)

          “感恩生命,保持乐观,经历地震的人只有这样才能活下去吧。”

          ――卞刚芬

          人物名片

          卞刚芬

          挺过124小时获救

          地震发生时,31岁的卞刚芬正在德阳什邡蓥峰实业公司的茶楼里收钱,跑到门口摔了一跤,趴在地上再也没起来。她靠着这个姿势在废墟中撑了5天5夜,与几米之外的李清松聊天鼓劲。饿极了,就啃木板中的泡沫和木屑;渴了,就舔舔手指头沾到的雨水……经过消防官兵夜以继日的营救,被埋124小时后,卞刚芬毫发无损地被抬了出来。这场生命奇迹得到全世界瞩目,卞刚芬也成了“坚韧”、“顽强”的代名词。

          卞刚芬

          时间表

          2008年5月17日

          卞刚芬被埋124小时后获救,奇迹生还

          2008年9月

          卞刚芬由茶水女工“升”到了仓库核算员,成为蓥峰实业公司的正式职工

          2017年3月

          卞刚芬离开蓥峰,换了更轻松的酒店前台工作

          “我很好,我爱你们!”卞刚芬从废墟里被抬出来时,这样脱口而出。被蒙住眼睛的她听到周围爆发出长久的掌声和欢呼声。卞刚芬不知道,此时她正被二十多名消防官兵抬在担架上,从废墟中穿过。在她身边围了几百人,其中有几十家中外媒体的镜头正在对准她,记录这场被埋124小时的生命奇迹。

          “顽强”、“勇敢”、“奇迹”这样的光环,让卞刚芬成了地震“明星”人物。但每逢接受采访或参加活动,总有人说是给她捐款来了,甚至当面说“收到的捐款没有100万,也得有50万”。卞刚芬从费力解释到生闷气,最后只能安慰自己,那么大的灾难都挺过来了,何必在意别人的看法。

          现在的她知足常乐,只想一家人平安地在一起。在卞刚芬看来,能活着就是福。

          卞刚芬跟丈夫视频聊天

          回忆地震

          “废墟下握到救援者伸过来的手,那是来自生命世界的温度”

          回想地震那天,卞刚芬感到既不幸又幸运。

          2008年,卞刚芬在德阳什邡蓥峰实业公司打零工,负责茶楼的闲杂工作。5月12日地震前,在工厂上班的李清松跑来买烟,嘴里念叨着“今天是上长白班的最后一天,买包好烟”。卞刚芬听到“最后一天”几个字,忌讳地说“呸呸呸”。

          地震来时的第一下震动,卞刚芬没有意识到,第二下才开始跑,手里还攥着刚收的零钱。跑到茶楼门口时她摔了一跤,然后就像坐电梯似地往下降,再反应过来时,人已在黑暗中。

          卞刚芬摔跤后趴在地上,她靠着这个姿势撑了5天5夜。确认没有东西直接压在身上后,她慢慢挪动身体,用双手和双脚小心试探周遭空间,横向不到1米宽,后背上方离重物约有一个拳头距离。一片漆黑中,卞刚芬恐惧地哭起来,直到听见旁边李清松的声音,两人借着聊天转移注意力。

          104小时后,李清松先被救出,他告诉救援队卞刚芬的存在。但卞刚芬的位置更深,郑州的消防官兵用了6个小时打出一个小洞。冲在最前面的李隆,往洞里扔了5、6瓶矿泉水,卞刚芬奋力向后伸手才接到一瓶。“你慢点喝啊,太久没喝水了,不能喝太快。”卞刚芬顾不上李隆的叮嘱,费力拧开后,咕咚咕咚一大口,被呛得咳起来。李隆在外面听到,说她不听话,如果这时候出了什么事,大家都不值得。卞刚芬想想有道理,之后李隆说什么她都照着做。从没说过普通话的她全程用“川普”和救援队交流着,“我得活啊,说话要让他们听懂,管它标不标准。”

          渐渐凿出更多空间,李隆爬到离卞刚芬很近的地方,使劲向洞内伸手,两只手相握的一刻,他俩都哭了。这是来自生命世界的温度,卞刚芬心里踏实了。李隆用菜刀砍掉卞刚芬身边的木头,然后拽着她慢慢向外退。卞刚芬看到外面微微有光,告诉李隆她要自己爬。

          回忆这些时,卞刚芬的眼泪没有停止过,用完了桌上一整盒抽纸。10年来,媒体对卞刚芬的采访没有间断,每一次说起,她都会这样哭。“经历这么大的灾难,还能活下来,我想不管10年还是20年,只要想起来,我就会很激动。”

          也有烦恼

          “他们说我收的捐http://bwzx.shanwon.com/2/XCbl.html款没有100万,也得有50万,这怎么可能?”

          被救出后,卞刚芬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来恢复身体,又用了一个月接受夜晚。

          第一天从医院回到临时搭建的住所时,卞刚芬害怕了。没有通电,只能点蜡烛。临睡时,姐姐把蜡烛吹灭,卞刚芬浑身一抖,姐姐忙把蜡烛又点上,燃了一整晚。后来,在医院陪地震受伤的丈夫治疗时,睡到半夜,卞刚芬突然惊醒,然后就一直哭,停不下来。

          10年来,对着镜头一遍遍讲述,卞刚芬不断记起人生中最恐怖的124小时,但这种创伤不是最痛的。最让她难过的,是媒体来访惹的猜测和误解。“别人见媒体扛着机器来了,或者我去外地上节目,就说一定会给我钱。”

          卞刚芳解释这种逻辑在于,地震中受伤的人不少,尤其截肢、高位截瘫的人生活境况不佳,确实会有捐款,接受捐款的新闻报道也常能看到。卞刚芬的“出镜率”很高,同事、邻居看到了,就会揣测。

          起初听到这些话,卞刚芬没有在意,随着来找她的人越来越多,周围人的猜测也更夸张,“他们说我收到的捐款没有100万,也得有50万,这怎么可能啊?”甚至有一次她参加活动回来,母亲和姐姐还问她真假。

          卞刚芬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逢人就说她没有拿到什么捐款,只有当初要求自建房屋时,郑州市消防支队捐了2万,还有私下给女儿的一点心意。媒体来访时,她还拿出证据希望帮助她澄清。

          经历了地震,卞刚芬说自己看透了很多,如果不能活着,多少财富都没用。在能力范围内,她也想买什么都舍得买。而这种价值观的转变在他人眼里,正是她拿到捐款成为“有钱人”的佐证。任凭卞刚芬怎么解释,别人都不信。

          “我自己好手好脚,别人把我救出来,给了我第二条命,哪还有理由去拿捐款呢?比我条件糟糕的人多了,该被救助的是他们。”卞刚芬觉得生气、委屈。丈夫劝她想开点,对得起自己就好。

          随后很长一段时间,卞刚芬有些排斥媒体,舆论压力让她透不过气来。她对成都商报记者坦言:“你们来找我,说实话,我很矛盾。我怕又让我不清白。”

          这种误解,她背负了近10年,不过也没有拒绝过采访要求。卞刚芬说,媒体为了描述她的坚强而来采访,说明她还有一定价值,大家还记得她。她的重生是国家和社会给予的,出于报恩,出于对别人工作的帮助,她也应该答应。而且万一她拒绝了,别人会不会认为她变得高傲、膨胀?

          纠结之后,卞刚芬还是会说服自己,那么大的灾难都挺过来了,知足常乐,做好自己就行,何必在意别人的看法。

          感恩生命

          “一个月工资1000多块,休息的时候出去逛街,跟朋友打打牌,这样挺好”

          知足常乐是卞刚芬现在对待生活的态度。今年41岁的她,长着一张娃娃脸,皮肤白皙,说话不慌不忙,笑起来嘴角现出弯弯的酒窝。卞刚芬说自己算不上坚强,反而胆子很小,应该是自己的慢性子帮她挺过那124小时。

          地震给她带来了镁光灯的聚焦,也带来一份稳定的工作。康复后,蓥峰实业公司的老总邀请她到厂里做一名正式员工,她直接从茶水女工“升”到了仓库核算员,还有五险一金。

          丈夫罗仁华伤愈后,也回到蓥峰工作。头几年,两人每天乘坐约40分钟的班车,往返于工厂和过渡房之间,卞刚芬很满足。她记得2009年时,遇到一个腿被截肢的人开车到工厂来,她还在纳闷,对方就把裤腿撸上去。卞刚芬看到假肢,一下子哭出来。“感恩生命,保持乐观,经历地震的人只有这样才能活下去吧。”

          卞刚芬的老领导于广助认为,这些年,卞刚芬是怀着感恩之心在生活。“她是个很乐观的人,就算上了那么多回电视,人也没什么变化。五金库房货量大、品种多,核算工作需要细致认真,卞刚芬也做得不错。能这样活着,她总说感谢所有人。”

          2017年3月,因为工厂停产,卞刚芬和丈夫告别了蓥峰。换了几份工作之后,她如今在什邡一家酒店做前台工作。

          成都商报记者见到卞刚芬时,她身着一套黑色正装,正在为客人办理退房手续。结账、确认清扫、整理收据、登记房数变化,卞刚芬很熟练。“在这儿一个月工资1000多块,虽然没有工厂的待遇好,但也落得轻松。休息的时候出去逛街,跟朋友打打牌,我觉得这样挺好。”卞刚芬笑着说。

          纪念5.12

          收到丈夫发来的小视频

          她笑得眉眼弯弯

          卞刚芬的丈夫罗仁华在重庆跑车,负责运送工人上下山,在山上风吹日晒,手机常常没有信号。成都商报记者来采访她的前一天下午,罗仁华还专门跑到山顶上找信号,想跟卞刚芬视频,不巧妻子没有接到。之后,罗仁华发来一段拍摄山顶风景的小视频,并埋怨地说,“好不容易能视频,你居然不接嗦!”卞刚芬给记者展示时,眉眼笑得弯弯的。

          正说着话,罗仁华又给她发来视频通话,但接通后,信号不佳。隐约可以看到罗仁华身后的一片大山,阳光很足。卞刚芬指着丈夫的脸告诉记者,那块疤是地震时被硫酸烧伤留下的,丈夫胸前、后背、腿上还有更多。要命的是夏天,痂疤堵住毛细孔不能排汗,一热就浑身发痒。

          “我不想让他走那么远,那么辛苦。但他总说女儿正读大学,要用钱,等她毕业就好了。我不这么想,钱嘛,够用就行了,最好还是一家人在一起。”

          卞刚芬被埋在废墟下时,曾许下很多小心愿,买一份十多块的冰淇淋、吃一回有名的火锅馆子、出省好好玩一圈。如今,这些都一一实现,她心心念念的房子也有了着落,一家人搬进政府新修的楼房。

          每年到5月12日,卞刚芬都会在朋友圈里发一个状态,纪念逝去的同胞,也感谢救她的恩人,还把5月17日这天当作自己的生日来过。

          “我现在每年过两个生日,自己的生辰和5月17日,那是我重生的日子。体验了由生到死,又从死到生,我觉得能活着真好,每天能见到太阳就是幸福。”

          编辑: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www.henanbaio.com all rights reserved